新闻 留学 移民 专题 旅游 美食 美图 汽车 亲子育儿 工作攻略 生活攻略 人生百态 酷评杂谈 澳洲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 滴答网 > 澳洲站 > 澳洲新闻 > 正文

两名歹徒在讨论强奸女性的感受之后 入室暴力奸淫了一对亚裔母女

滴答网 http://www.tigtag.com/  2014-09-26  澳洲网  我要评论(0)  阅读0

【澳大利亚时报讯】9月15日News消息,本周一,此前震惊澳大利亚东岸社区的恶略入室暴力强奸案终于在各方关注下开庭审理,犯罪分子的丑恶嘴脸以及受害者遭受长期严重创伤综合征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在法庭上,两名犯罪分子称“讨论了一下强奸女性有多爽的问题”,并随后上演一幕暴力入室并对一对亚裔母女实施了残酷的暴力奸淫和人格侮辱。”

事发当天凌晨2点45,在讨论了“强奸女性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之后,被告人Mathew Ernest Brooke和Andrew John Morris悍然闯入了正在熟睡中的受害人母女家中,并将她们捆绑起来,强行下药并多次强奸。

在这起2013年5月间发生在墨尔本西区的恶性事件中,两名丧尽天良的歹徒在长达数个小时的作案过程中,对受害人的苦苦哀求完全置之不理,接连做出暴力强奸的罪行。

对此,高级检察官Brett Sonnet在维多利亚州中级法院对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强调“这起恶性案件是典型的从预谋、策划、暴力以及种族伤害等综合了多项因素的案件,性质已经坏到极点。

“凶手的作案手段还包括了强行入室、持械、下药、限制人身自由、和反复强奸行径。”Brett Sonnet检察官称。

检察官告诉法官Phillip Coish“Brooke和Morris砸碎了受害人的一扇窗户,闯入屋内。然后,他们强行踹开了一个上了锁的卧室房门,逼迫到母女二人身边,将她们捆绑起来,并逼迫她们吞下了违禁药品。”

“他们等不及药效发作,就开始多次强奸受害者。”

“两名男子还对受害母女进行了威胁和种族主义辱骂。”他补充道。

法官获知,在两名歹徒干尽兽行之后,还将受害人的一些贵重物品抢走,其中包括一些电脑设备、手机、珠宝以及现金。

其中一名歹徒在临走的时候还大言不惭地讲道“这是给予我们的回报。”

就在案发数小时之后,警方立即派出众多的警力,并在数小时之后就将这两名歹徒抓捕归案,他们在随后的审讯中对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

2014年七月,面对近10项强奸罪、2项非法禁锢罪、1项强行下药罪、1项持械人身伤害罪、和1项严重抢劫罪,38岁的Brooke和49岁的Morris全部认罪。

据了解,罪犯Brooke之前是一名仓库管理叉车司机。他有过前科,并从1993年起多次因为强奸、非法禁锢和持械抢劫而被定罪。案件的另一名罪犯---剔骨工人Morris在1999年因为窝藏以及销售大麻而上庭受审。

本周一,两名被关押在联邦重案犯监狱中的被告通过视频接受了法官Coish的审讯。在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之后,Coish法官宣布将于今年11月份对该案进行二审。

在审理过程中,检控方指出“在40多岁的受害母亲的受害人证词中,她陈述了自己在整个被奸污过程中是如何地感到恐惧和惊慌,而被侮辱的经历让她从此留下了深深的心理伤痕。”

与此同时,受害家庭的女儿也遭到了这两名禽兽的摧残。罪案发生之后她甚至需要长达一周的时间才能断断续续地配合警方录制口供。

记者注意到,在女儿的受害人证词中,这位20多岁的受害女子讲述了自己曾经拥有的一个快乐和积极的人生。

“我曾经为自己的肤色和身材感到骄傲。但是这一切都被摧毁了,一切都变了,人生再也无法愉快起来。”证词显示。

“每当我看见镜子中的自己,我就能感受到那两个男人暴虐地对待自己。这让我觉得恶心,让我觉得自己也很肮脏。”

“在澳大利亚生活中,我曾经遭受到种族歧视,不过我已经学会了对那些东西视而不见,置之不理。”

“但是,这次发生在妈妈和我身上的事情,对我是一种莫大的打击。这不仅仅限于我的种族和文化,还严重动摇了我作为一个女人,甚至一个人的价值,我甚至感到非常自卑。”

法官听知,受害的母女二人在遭到暴力侵犯的过程中,身体多处部位还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戳伤、划伤、割伤、瘀伤和擦伤。

Brett Sonnet检察官阐述“作案的两名歹徒曾在案发前数小时饮酒,并讨论强奸女性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最终他们认为一定很爽。”

在闯入受害人家中之前,他们还互相提醒“Brooke区澳人都讨厌那些富有的亚洲人。”

“他们精心筹划作案,携带着绳子、药品、酒精甚至漂白液用来捆绑母女二人,手套用来掩盖指纹,绒帽和袜子用来遮人耳目,撬棍用来强行入室,和避孕套用来隔绝证据。”检察官描述道。

“而Morris在Brooke不知情的情况下,携带了众多的违禁药品,准备在犯罪之前向受害人下药以增强快感。”Brett Sonnet讲道。

墨尔本警方重案组探员告诉法官“Morris在审讯中称自己实际上并不想强奸妇女,只是非常厌恶自己,想破罐破摔。而Brooke而则表示强行入室是为了抢劫财物,因为自己非常缺钱。”

另据了解,Morris曾向警方否认了任何有关特地针对亚洲人的说法。当被审讯犯罪动机时,他回答道“不,我不知道。我只是一时兴起。对不起。我根本不该那么做。”

Rebekah Haylock是重案犯Morris的辩护律师,在当天的审理中陈述“当事人有两个孩子,甚至已经身为祖父。他曾经在昆士兰州有过一段混乱的家庭生活,长期酗酒,后来接触毒品。而在事发当晚,他既饮酒又吸毒。”

辩护律师Haylock女士作证时表达“Morris形容自己是一个非常孤独的人,唯一的朋友就是Brooke。事实上他对Brooke怎么说,Brooke就会怎么做。然而Morris却丝毫没有责怪Brooke的意思,反而时常想着自己这样对待Brooke太过野蛮。”

警方介绍,他们经常聚在一起聊天,从一件事到另一件事,有些内容使双方都感到害怕,但他承认“只有这样才会使得两个人能够彼此壮胆。”

案件发生之后的半年,心理学家和精神科专家对他们的评估报告中描述“Morris为他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深深的和强烈的可耻感,并能够理解他的行为对受害人及其家庭造成的可怕影响。”

据此,辩护律师Haylock女士向法官呼吁考虑到Morris的认罪表现,在调查中的合作态度,没有任何相关联的前科,以及重犯的可能性很低,希望法官在量刑时能够从轻发落。

并且,Brooke的辩护律师Greg Thomas同时表示,他的当事人也在供认罪行时十分配合,并在被捕后警方的第一次问话中就交代了大部分的作案内容。

在庭审中,Thomas先生请求法官Coish考量Brooke愿意悔过自新的实际态度,对所犯罪行的严重性有深刻认识,以及主动招认等相关因素。

“Brooke的父母和伴侣都在法庭旁听,给予他支持。而Brooke也就其行为对受害人所造成永久性的创伤有了深刻认识。”

“虽然Brooke犯有前科,但依旧存在改过自新的可能性。”Greg Thomas陈述道。

另据报道,身为两个孩子父亲的Brooke和Morris相识10年余。他们经常在周末一起吸毒,而且愈发失控。对于所发生的罪案,两人相互支持以及支撑。

尽管如此,Brooke的辩护律师Thomas先生却提醒法官谨慎看待Morris提交给警方的证词,和其对Brooke的称述之词。

“Morris的认罪并不充分,也不够坦诚。他将事情大多归咎在了Brooke身上。”

“Brooke虽然承认种族主义言论加重了本次罪行的严重性,但却否认自己是种族主义者,他对亚裔族群也不存在任何的敌意。”Greg Thomas强调。

至此,震惊社区的恶略案件细节已经基本脉络理出,二审将于今年末进行,各方也在拭目以待。







本网站摘录或转载的属于第三方的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0
4
论坛交流
问专家

澳洲美食

全悉尼最高颜值的10家网红Brunch...

悉尼吃货最爱的高颜值Brunch店Top10来啦![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