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留学 移民 专题 旅游 美食 美图 汽车 亲子育儿 工作攻略 生活攻略 人生百态 酷评杂谈 澳洲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 滴答网 > 留学 > 留学悦读 > 正文

隐蔽的歧视 美媒揭开华人留学生的交友难题

滴答网 http://www.tigtag.com/  2017-08-11  纽约时报  我要评论(0)  阅读0

2016年10月,作者王俊岭在汤斯维尔近海向来自伊朗的大学校友Behnam介绍帆船运动。

今年6月初我结束两年的硕士课程从位于澳大利亚昆士兰的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毕业的时候,已经是当地中国留学生里面和本地社区融入得比较好的一个了。我是当地帆船俱乐部的网络管理员,还承担了俱乐部新网站的建设工作,不仅获得了一封充满赞誉的推荐信,还推荐了两个急于积累工作经验的中国同学到这家俱乐部工作。此外,我还在学习帆船的过程中结识了不少当地朋友,获得了难得的归属感。即使在6月份离开汤斯维尔并搬到墨尔本以后,我还和这家俱乐部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然而这一切并不是我最初的计划,我本来希望在大学宿舍楼里发展自己的社会关系。刚开始我对此很有信心,因为我自认为颇有一些关于西方国家政治正确的知识储备,明白即使一句恭维的话也可能造成对人的歧视,也知道如何避免因为无心的玩笑而冒犯别人。然而当我搬进宿舍区之后,才发现现实远非如此美好和简单,而且我显然忽略了一种必要的准备:被本地人冒犯时应该怎么办。

我来到澳大利亚以后第一次向别人介绍自己的经历就让我有点猝不及防。开学之前,学校为了帮助宿舍区的新生们(其中超过90%都是本科生)相互了解,组织了一个“罗马长袍聚会”(Roman

toga

party),参加者把床单披在身上模仿古代罗马人。我也兴冲冲地参加了。聚会上一个本地的白人女生问我来自哪个国家,我说我来自中国。她马上转头对身边的伙伴说:“他们中国人为什么说‘中国’(China)这个词的时候总是声音特别大?哈哈!”然后她开始一遍一遍地很大声的模仿我的口音:“China!

China!”(中国!中国!)。

一个中国人,刚到一个陌生国家不到两天,半裸上身斜披着一条床单,站在一群本地学生中间被人嘲笑口音。那种体验真是既尴尬又无助。但是我当时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愤怒和反击,而是在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把“China”这个词说得很大声。是不是在国内接受的多年的爱国主义教育,让我下意识强调“中国”两个字?因为我完全没有预料到一个文明程度很高的国家的女大学生会如此恶意地对待一个新来的外国人。现在回想起来,嘲笑对方的口音真是欺侮外来者的一件法宝,因为在这件事上,对方永远是错的,而且永远不知道正确答案。后来我逐渐发现,我的遭遇并不算极端案例。今年7月下旬,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和同样位于这座城市的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校园里的一些建筑物的入口处竟然被亲纳粹的白人青年团体张贴了写有“禁止中国人入内”的海报。此事在中国留学生群体中引发了不小的反响。最近,澳大利亚官方对于来自中国日益增长的投资、移民,以及与其相伴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影响力越来越焦虑。甚至澳大利亚的教育家指责中国留学生中有很多正把中国官方的立场带入教室,以及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开始调查某些进行过大额政治捐赠的华人富商是否是中国政府的代言人。今年上半年,澳大利亚政府提出一项提案,希望修改现行的“反种族歧视法案”,因为他们认为该法案禁止种族歧视言论的规定妨碍了言论自由。但是,在这一议题的激发下,澳洲少数族群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遭受种族歧视的经历。最终,该提案被澳大利亚参议院否决。上述一系列事件至少证明现在的澳大利亚主流白人群体与少数族群之间逐渐显现出一种张力。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1
0
论坛交流
问专家